Search
  • Inner Journey

#04 一花一天堂



英國文學史上六位最偉大詩人之一威廉·布萊克 (William Blake)在其《天真的預言》(Auguries of Innocence) 寫道:「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無限掌中置,剎那成永恒。」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在瑣碎日常中,若我們能覺察地生活,便能從每個看似平淡無奇的渺小事物中,看到生命與無限,甚至能夠把無限放於掌心,在剎那找到永恆。古往今來,恆河沙數的詩歌、繪畫、音樂、舞蹈也通過一花一樹、一草一木,帶領讀者與觀眾暫時脫離煩囂,或許從中窺探智慧與哲理的光芒,甚至驚鴻一瞥永恆的真善美。

1978年,由Bette Midler在領銜主演的《歌聲淚痕 》(The Rose)片尾首唱The Rose。影片不單為她帶來最佳女演員和最佳新人兩座金球獎,同時更憑片尾曲The Rose獲得格林美獎最佳流行樂女歌手。四十年來,The Rose成為家傳戶曉經典情歌,歌詞「寒冬酷雪,深藏種籽,暖陽輕撫,春日玫瑰」(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充滿哲理,播種希望。 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在《無淤泥、無蓮花——轉化痛苦的藝術》(No Mud, No Lotus: The Art of Transforming Suffering) 一書中,以泥中蓮花教導我們面對與處理難以承受的痛苦,在擁抱情緒及身體的巨大苦楚中平靜下來,為生命帶來輕鬆、自在及澄明,減少痛苦,增加幸福 。我們雖活在疫症威脅的無奈與焦慮中,同時亦正值風和日麗、春暖花開的四月天。在惠風和暢、春意盎然的每一天,讓我們建立好習慣,細心觀察一花一草,善待自己。或許在路旁夾縫雛菊的笑語中,你會赫然獲得在痛苦難受中絕處逢生的生命韌力,瞥見天國於人間。 「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他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馬太福音 6:28-30 圖:cloudyup 文:湯泳詩 在留言分享你欣賞一朵花後的感受,Tag 3位朋友邀請佢善待自己

0 views

© 2020 Inner Journey

  • YouTube